回到广播
回到图书馆
母慈女孝

我年轻时就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因为结婚后,丈夫先回美国工作,每月按时寄生活费养家。但当他母亲过世后,继而妹妹也不幸去世,他情绪受不住打击,失业多时,音讯全无,我以为他不早在人间。我受此打击,神经衰弱,天天打针吃药,极为严重。解放后,丈夫联系到我们,先为我办理来美。在乡下出生的两个女儿留在澳门教会学校寄宿,令我牵肠挂肚,滋味难受。来美后,又生了四个女儿,身体没得休息。丈夫打餐馆工,我在唐人街找到工作——串胶花,几毫钱一小时,串到指头流血,才赚得微薄。长期辛劳使得神经衰弱时好时坏。但中国人很愿意为儿女付出,只要下一代好,一切都在所不计。

我在乡下结婚时,丈夫已是天主教徒,来美后,我和女儿每星期日都去教会坐一小时,弥撒结束后就匆匆离开,丈夫更是没时间去。一九九零年,葛培理牧师来长岛布道,我女儿带我去听。我越听越觉得心中有很大平安,很舒服。有一晚,三女儿问我:「妈妈,你听得懂吗?你要相信耶稣吗?」原来耶稣是独一真神─上帝的儿子,上帝爱世人,比人间任何的爱都伟大,远胜过父母对子女的爱。祂为了我们能享真福,竟然将自己的儿子耶稣牺牲了,差祂来到世间,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宝血,洗净我们的罪。那晚我很感动,就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之后,我和女儿转到基督教的礼拜堂敬拜上帝。我读圣经后,渐渐明白耶稣在世的行事为人,祂的话语非常帮助安慰我。几十年来,上帝祝福保守女儿们成长,而我都不知感恩。回首过去,我才明白耶稣实在帮助、扶持了我的家庭。

当我丈夫多年前去世后,五年之内,女儿又相继出嫁和上大学,一个完整的家从此就没有了,我开始过独居的生活,仍住在唐人街。初时医生还担心我受不了,神经衰弱症会更严重,但事实却相反,我有主耶稣时常陪伴我,星期日还有一位衣厂工友来带我去教会。当我多读上帝的话─圣经,我就越领悟真理,越觉得平静有能力。虽然我没有儿子,但我这六个女儿爱主又孝顺,各人已成家立业。由于自小认识上帝,当她们有了儿女之后,都辞去工作,生活简朴,节衣缩食,负起教育儿女的责任。现今世代邪恶,教育儿女的责任重大,非不得已最好不要托人看管。最要紧的是教导他们从小认识真神上帝,照圣经真理教导他们当走的路。我的女儿都送孩子上教会主日学,全家敬拜上帝。他们非常孝顺,甚至合雇管家来为我打扫、洗衣、买菜。

我也学著不要太想过去,多体恤下一代,体谅他们工作、上课的辛苦,天天多与主耶稣讲话,为儿孙祈祷,求上帝保守看顾他们。我的三女儿虽也有神经衰弱症,但她很坚强,凡事依靠上帝克服困难,她的经历也帮助了很多人。

人实在不懂得甚么是爱,我们疼爱自己的儿女,也要懂得怎样去爱,才不会骄纵他们。圣经有很多的教导,使我明白「神就是爱」,特别是圣经哥林多前书十三章,使我受益良多: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
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愿天下为人父母者,也享受上帝的爱,以上帝的爱教育在美国长大的孩子们,敬畏真神上帝,孝敬长辈,在社会上作中流抵柱,全家蒙福。

本文录自台山话真人故事「母慈女孝」,欢迎您与亲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