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廣播
回到圖書館
20190915 主持人: 王競華弟兄|嘉賓: 唐侃牧師
問題一.請問當信心不足的時候我該怎麼樣?

感謝主,你問這個問題就表示你願意繼續的來尋求神,跟從神,我剛才講道時提到這位信心不足的父親,他也講了一句話,說我信心不足,求主幫助,我相信當我們有這種心態的時候神一定會幫助我們,有時候我們也需要有些自省,當我說我信心不足時,究竟是什麼原因呢?是因為我在一些患難當中,我禱告好像沒有看見神在環境中開路,如果是這樣,我們求主幫助我們,也許神在試煉我們的信心,當環境不順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還信靠神,我們是不是靠著他繼續做我們當做的事情,我想到聖經裏頭提到約瑟的故事,他也是無故遭受哥哥們的陷害,從家裏的寵兒一下落到給埃及人做奴僕,你想那絕對不會是舒服的事情,一定是很痛苦很困難,這些人都會欺負一個外來的人,尤其是一個17歲的小孩,連先來做奴隸的都會欺負他,都會把最髒最累的事情讓他做,我相信約瑟在這個時候一定會有掙扎,但是他選擇繼續的相信神,而且他也選擇殷勤的去做他應該做的事情,我絕不相信他如果是灰心了,懶散了,什麼都不想做,而他主人還提拔他,沒有這樣的主人,一定是他用信心去面對這些困境,然後繼續的做他應該做的事情,所以神特別的賜福他,讓他在主人的面前蒙恩並提拔他。所以我不知道你的情形是怎麼樣,也許有身體的軟弱,有環境的難處,經濟上生活上的困難,但是我相信,當我們去仰望神,求告神,求神幫助,並且靠著主繼續來跟隨他信靠他,每天讀經禱告,繼續聚會,繼續去愛神愛人的時候,你會看見神奇妙的工作。

問題二.有的慕道友他們在決志的時候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這樣的相信,神會悅納嗎?

我想人的心,我們實在是搓不透,但是,聖經裏有一句話說人看外表神看內心,神是鑒察人心的神,所以,我覺得只要一個人有願意的心來到神的面前,那我們就繼續的用福音去乳養他,用愛去圍繞他,帶領他來到神面前繼續去認識神。包括決志這個事情,我現在越來越覺得我們不應該太倉促,比如說有人稍微有一點的感動,你就問他要不要決志信主,可能他對一個全備的福音還不太瞭解,對於到底什麼叫做信耶穌他還不太清楚,而且對真正基督徒的生活生命也不瞭解,你看一個人從懷孕到生出來還需有十月懷胎,所以一個人從聽見福音,願意去尋求神,到真正他願意,決定要來信靠耶穌,一生來跟隨主,我覺得這裏有一個自然的過程,我們千萬不要去催生,中國人有一句話說:強扭的瓜不甜,我們知道懷孕都要足月生才好。如果太倉促決志,然後過一陣以後,才明白信主是這麼回事,他會反問怎麼你以前沒告訴我,就讓我信,好像我們把人騙進來了,我主張是你認真地跟他建立一個關係,真的跟他一起來談論福音,來讀神的話,來參加基督徒的聚會,來觀察基督徒的生活,當然我們自己要有一個好的見証,我們自己是一個真正跟隨主的門徒,一個生命不斷在更替,在改變的過程當中讓他看到什麼叫做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什麼叫做信耶穌跟隨耶穌,這樣在他很清楚了以後,他做一個選擇,他說我要信,那我覺得這樣的信心,可能是更真實的信心。我們只能是盡我們自己的本分,你看耶穌帶了12個門徒,最後還出了一個猶大。我們沒有辦法保證,但是我們盡力讓他清楚福音,清楚什麼叫信耶穌,然後我們帶他真正來信耶穌,而且告訴他其實信耶穌只是屬靈生命的一個誕生,只是一個信心道路的起點,我們要一生來跟隨持守信心到底,我覺得這才是我們應該盡的本分。

問題三.請問什麼叫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啊?

耶穌說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然後我們生活上的需要會加給我們,我想人很容易看到兩方面,一個是自我的需要,人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一個就是物質方面今生短暫的需要,耶穌說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其實就是說,我們應求我們的生命能夠重新活出神的公義,聖潔的生命。耶穌來就是要把神的義加在我的身上,做成在我們的生命裡,變成一段能夠重新活出神的義來的生命,就是衪的良善,衪的誠信,衪的公義,衪的慈愛,衪的憐憫,衪的信實,這樣的一種神的性情,包括衪的國,就是說這個意義不只是在我們的個人的生命裏,也是在那群愛神的人的當中,神的國度的計畫就是神要在世人當中揀選一批人,是願意回應神救恩的人,能夠讓他們成為神的子民,建立一個新的國度,所以我們禱告的時候,求神的計畫能夠成就,而不是說我們只是求在我們的身上,把神的義做成在我們個人的一些物質的身體的需要。

問題四.我想請教牧師一個問題。我看到聖經中提到亞伯拉罕,我很不喜歡他。因為他遇到兩次危險事情,都推給他的妻子,我覺得他非常沒有男子漢氣概,也沒有承擔責任的勇氣。再就是說他是信心之父是因為神要他獻祭孩子,他就毫不猶豫的把孩子獻上,我覺得非常的不合理,作為父母的我們,不可能不愛孩子,還這樣犧牲孩子,亞伯拉罕沒有做父親的愛心和責任感。他應該祈求神讓自己代替孩子去獻祭。這是我的看法,想請教牧師對這些事是怎麼看的。

其實這個問題,也是很多的人包括我自己,可能在剛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會很自然的有類似的問題。我想這樣講,就是亞伯拉罕他並不是一個完全的人,所以你看,如你講的就是說當他有危險,他把這些事情推給他的妻子,這確實是顯示出一個男人不負責,不願意去承擔責任,所以聖經裏並沒有讚許他這些事情,而是他差一點就破壞了神的計畫,後來是因為神的憐憫,神干預才免去這些事情,所以這說明其實沒有一個完美的人,沒有一個完全的人。我們都是罪人。但是聖經裏也講說亞伯拉罕他對神是非常的順服,當神呼召他的時候,他已經75歲了,因為他那個地方都是拜偶像的,神要帶領他去一個新的地方,他就離開了本地本族,他都不知道去哪兒,他就順服神,這是神所喜悅的,他一生也有許多對神信心的回應,包括你說的他獻兒子這件事情,在一般的人看起來是很難理解,我們不但是不理解亞伯拉罕,甚至我們都不太理解神,就是說這一位慈愛公義聖潔的神,怎麼會要求人做這樣的事情呢?雖然最後神沒讓他獻,但是神有這樣的要求也就不公平了,這位神是不是一位真正的良善聖潔的神呢? 因為聖潔的神怎麼會有這種要求?其實這是一個很深的神學的問題。 我就很簡單的回答你,首先神對亞伯拉罕這個要求,因為神是生命的主宰,賞賜的是神,收取的也是神,所以神有這個權柄,因為他是造物主,我們是被造者。 再者是神讓亞伯拉罕獻上以撒作為燔祭。燔祭的意思就是贖罪祭,其實以撒也不是一個完美的人,當人犯罪得罪神的時候,人就離開了生命的本體,人偏行己路得罪神,其實聖經說這樣的人的結局就是滅亡,要受到神公義的審判。所以神是要求亞伯拉罕,以撒就代表人,他所得到的就是人應該得到的,就是這個公義的審判,但是我們後來看見神沒有讓以撒死,而是神預備了一隻羊代替以撒死,其實這只羊所代表的就是耶穌基督,你讀新約的時候就知道,因為耶穌基督才是神聖潔的羔羊,就是中國人講的替罪羊,他要代替整個人類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承擔神公義的審判,因為神是公義的神,有罪必究的神,但是神不願意揪在人的身上,因為揪在人的身上人就必死,而且是永恆的死亡與神分絕。所以神把他的審判怒氣發在他的愛子耶穌基督身上,以基督代替我們。 講到亞伯拉罕,你會說一個父親怎麼能夠忍受獻上自己的兒子呢,我想從人的情感的角度,我們都能夠認同,因為我也有5個孩子,但是對亞伯拉罕,因為這是神對他的一個命令,是沒有討價還價餘地,是神讓他這麼做,所以我自己看這件事情,就是亞伯拉罕不是說不疼愛他的兒子,不是說不願意代替他的兒子,而是神讓他這麼做,那麼他心裏頭就好像有一個天秤,在亞伯拉罕的心裏頭,他更看重神和他的命令勝過他的兒子,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我剛才講道時也講,其實他為什麼會獻上呢?因為他相信神的應許,神的應許說從以撒生的子孫才稱為他真正的子孫,而且以撒生的子孫要成為海邊的沙這樣多,也就是現在的以色列人,那麼亞伯拉罕的邏輯是,神既然要以撒的孩子們能成為海沙一樣多,但是現在讓我把他殺了獻祭,因為相信既然神是生命的主宰,那神也會讓他從死裏復活,他才會再生兒子,再生孫子,這樣我的子孫才會像海邊沙這樣多,亞伯拉罕是這樣的去相信神的話,那麼神看亞伯拉罕聽從神的命令勝過愛自己的兒子,這個就是神讓我們要愛他勝過愛我們的父母親,愛我們的孩子,因為神才是我們天上的父親,他才是我們一切的源頭,包括我們的生命,包括我們祖先的生命,包括我們孩子的生命都是神所賜的,所以一個真正信神耶穌的人,首先我們把神放在我們生命的首位,這是一個真正信耶穌的人要做的。其次是神沒有讓亞伯拉罕獻上他的獨生子,但是神也是讓人從人的角度體會一下,有一天神在十字架上獻上他的獨生子作為贖罪祭,就是聖潔的羔羊替所有的人去死,我們想從人的角度,從你做母親的角度你捨不得自己的孩子去死。但是神那一天將自己的獨生子耶穌替人死在十字架上,也就是說那一天在神的心裏頭也有一個天秤,一邊是他所摯愛的耶穌基督,他的獨生子,另一邊是世上所有的人,但是當時神心裏的天秤居然是世人這邊重,他把他的兒子犧牲了獻在十字架上,那你說神對我們的愛是什麼樣的愛? 如果你真心願意去尋求神的話,你應該繼續的讀聖經,你更應該來到教會神的家,去跟屬靈的前輩他們來討論,學習更深的認識這位神。

問題五.請問先知撒母耳復活了嗎?

是掃羅求問巫師的事吧,這個巫師似乎是把撒母耳從陰間招上來,然後又跟他講了一些話,而懷疑先知撒母耳是否復活,對這段經文有不同的解讀,有人說這個巫師怎麼能夠招神的先知,會不會是魔鬼撒旦,他也有超然的能力,假扮撒母耳來做一些事,這是一種的可能性,再說就算這個巫師能夠把撒母耳從陰間招上來,我相信這個跟後邊聖經講的復活也是不一樣的,聖經沒有說撒母耳復活,而是說所有的人都要等候最終主耶穌再來的時候,神要使我們復活。

問題六.拉結在和雅各逃離拉班家時,偷了她父親的神像,這是不是拜偶像呢?

我想很有可能,因為在他父親家裏,一直有這樣的一個偶像,那麼她偷這個東西她的心態是什麼呢,很可能她想如果帶著這個偶像走就可以保佑祝福他們,但是這樣的心態是不可取的,因為我們的神是忌邪的神,衪讓我們遠離各樣的偶像,單單的去敬拜衪。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