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廣播
回到圖書館
20191124 主持: 王競華兄|嘉賓: 劉仁欽牧師
問題一. 請問牧師基督徒可以捐血嗎?

這件事現在在神學當中,或者是在教會的宗派裏,還是有一個宗派非常強調是不捐血的, 不能捐血給別人也不能接受捐血,那麼對於這件事情在基督徒的倫理學上面, 當然也是有一些不同的觀點,血是代表一個生命,是非常神聖跟寶貴的,從某一個觀點來講, 舊約裏面也提到了我們不可以去吃血,我們自己本身的血就代表了我們的生命, 對這個問題,我們來看如果從我們這個人都是神所賜,包括我們的身體,我們的生命氣息,包括我們所擁有的這些血,這些都是上帝所賜給我們的,然後我們整個人都是屬乎神的,那如果有需要的時候,為了榮耀神,我們若能夠把我們的身體獻上當成活祭,這是神所喜悅的,當然這個活祭跟現在我們談的活祭意思不一樣,但是我們講到的活祭的意思是說:你的血如果捐出來能夠幫助一些跟你同血型的人, 他們正在緊急需要的時候,因著你的血能夠保住他的命,那麼我們做的是一件好的事情,我覺得我是同意的,因為這個看法可擴大至器官捐贈,人死亡以後把你的器官,或身體捐給醫學院當實驗用,或者把你的某些的器官在最後一刻捐出來給一些有需要的人,讓他們的生命能夠延續,這是很有意義的,譬如說因為你的眼角膜而讓一個在黑暗當中失明的人,他因著你的眼角膜的捐獻,使他能夠看見這個世界,那從信仰的觀點來講,我們的身體都是屬乎神的,其實我們的身體某一個角度來講也就是一個軀殼,一個帳篷,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這個軀殼就沒有任何的意義,最重要的是你的靈魂在哪裡,所以在我們還活著的時候如果我們身上的器官包括血,如果能夠成為幫助人的工具,是用在好的地方, 我認為這並沒有違反聖經的真理, 這是我個人的觀點。

問題二. 請問牧師為何在難過的時候,對神話語的安慰常常沒有感覺,覺得沒有幫助呢?

我想這個問題可以從幾個方面來談,也就是說神的話語, 它本身是存在的而且是大有能力的,它是真理,就像聖經告訴我們說,神的話語是我們腳前的燈,是我們的路上的光,它可以照亮我們,指引我們,神的話也是大有能力的,好像一把劍的兩面的利刃一樣,能夠刺透人心,神的話語可以做光照,做責備的工作,神的話語其實在就在聖經裏面,所以當我們讀聖經的時候,不但是讀而且我們要把神的話吃進去, 吃進去之後你要消化它,然後成為你自己的領受,成為你的幫助,這是一個過程,所以有些人每天讀經,好像照本宣科的讀,沒有多大的領受, 這個可能有幾個原因, 就是你有沒有用心去讀,好像那個小和尚念經一樣,有口無心的讀,這樣對你來講沒有任何幫助,而且在讀神的話, 靈修的時候,你要選擇最好的時刻,在每天清晨最安靜的時刻,頭腦最清楚的時刻,你來讀經,那話語就特別的能夠對你有幫助。 聖經裏神的話語是不變的,但是問題可能就像您所說的,是一個感覺的問題,我們的神好像不與我們同在,我們在困難當中覺得好像神沒有與我們同在,其實神並沒有消失,神仍然與我們同在,只是我們感覺不到神的同在,同樣的道理,所以你讀完神的話語沒有什麼感受,甚至也沒有幫我經歷聖經裏面所提到那些事情,我想這部份也就是我們要學習怎麼樣的操練,那就是要在安靜的時刻讀神的話語,而且要專心的讀,要反復思想神的話,這樣長期下來,神的話語很自然就會在你碰到一些困難的時刻他就會浮現出來,很自然的就成為你的幫助。

問題三. 請問牧師我們怎麼知道我們得救了呢?

在聖經裏面,有一些經文是很清楚的提到得救,給我們這樣的應許及確據,在約翰福音 13章16節告訴我們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所以這裏得救, 提到了很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要信,信是很重要,因為因信而成義,但是問題是到底你真正的信?還是有些人是假的信呢? 或者只是一個表面上面的信呢? 那我們也知道有些人信是因為要和一個基督徒成婚,為了結婚, 只好信了主,但是這樣的信並不是真正的信, 那你說他有沒有得救呢 ? 坦白講, 到最後我們還是要歸到神那裏看,人看你是得救的不見得你是真正重生的,就因神是鑒察人心的,所以有些人信,是為了某些的動機,某些的利益而行,那樣的信他是不是真正重生得救了呢? 聖經告訴我們信而受洗必然得救,是聖經裏面提到的兩個很重要的要件, 但是這兩件事都必須要你從心裏發出。

問題四. 請問牧師,如果信錯了,是不是只要愛主也能得救? 例如說那些在馬丁路德宗教改革前的天主教徒是否得救了呢?

我們要回到一個根源,你信的是什麼 ? 信的對象是誰 ? 我想剛剛提到的馬丁路德的例子,如果我們說天主教徒有沒有得救? 這就回到了所謂的異端研究的範疇裏面, 然而現在的天主教,有些人把它歸類為異端, 認為天主教徒們信錯了, 因為它裏面有一些並不是真理,所以有人認為說天主教徒沒有得救的, 因為他們信錯了, 但是我們也看到像馬丁路德他是一個神父,他的太太是修女, 他們本來都是在天主教系統裏面的,後來他發現天主教的錯誤,所以他重新更正這些錯誤的信仰, 那到底天主教徒有得救嗎? 我們知道 信而受洗必然得救,也許他們在信的對象裏面, 增加了一些對聖徒的膜拜,對聖母瑪利亞成為中保的這些的觀點是不正確的, 是錯誤的,但是基本上認為天主教他們也是信天主,一位父,一位神,也是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 所以雖然他們聖經裏延伸出了一些他們敬拜的儀式,但是大部份天主教徒,他們跟基督教徒兩者都是基督的門徒,基本信仰如果沒有偏差的話,他們的生命仍然是非常美好的,但是有些基督徒雖然是在基督教的系統裏面, 但是仍然延伸出了一些比較極端的或者異端的教派,他們認為你只要能悔改認罪一次以後, 就不需要再悔改認罪,像這樣的觀點其實是錯誤的,我們要承認也許我們人都有限,所以今天基督教的宗派有好幾百個宗派,都有不同的觀點,可能那些的觀點並不能代表全部,只能說是他所領受的那一部份,但是我們知道, 真理的奧秘我們窮其一生,我們從人的知識的方面來看, 從神學的探討來看, 很多還是我們不能完全明白的,所以我個人覺得我們不要去論定對方的罪, 就認為天主教徒都沒有得救,那是不對的, 因為有些人的生命它是朝向神的, 是跟神連結的, 我想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問題五. 基督徒是不是可以買保險? 比如說醫療保險,汽車保險, 那如果買了保險,是不是表示對神沒有信心?

這是一個蠻有趣的題目, 我們探討的就是信心的這個議題, 到底我們能怎麼來呈現我們是有信心? 還是沒有信心呢? 那從保險來看, 如果你說你認為買保險是沒有信心的, 那唯一你的選擇就是求神來保險,什麼保險都不去買,所有的都交托給神,從某一個角度好像很合理, 也有人問我說牧師你要有信心,怎麼你也去買各種保險呢? 我們要知道“保險”是社會的一個制度,甚至是國家的一個制度,你若是沒有保險你就是犯法,並不是照著你的信仰可以去選擇的, 像現在在美國, 你開車若沒有保險是不行的, 你生病沒有保險也不行, 國家規定你一定要有健康保險, 你沒有的話會被罰, 這是一個社會體制, 那我們既然是屬於這個社會體制的一份子, 我們就要遵行這個體制定下的規矩, 另一方面也是一個責任的問題, 我們除了對神負責, 我們也要對我們的家人, 對這個社會負責, 這個跟信心並沒有絕對的關係,現在有一些人說生病要不要去看醫生, 要不要吃藥, 如果吃藥看醫生就是沒有信心, 你沒有依靠神你只能靠神蹟, 但是從另一角度來看神的做法, 神可能會行神蹟, 但是有時候神也會透過一些人, 或者透過一些其他的方法, 透過醫生的手來做醫治的工作, 所以當我們去看醫生的時候, 並不表示說我們對神沒有信心, 所以我們去找醫生, 去找“ 人”的方法來做醫治的工作,基本上我們應該把這二件事分開來看,但是信心的領受大小是每個人不同,所以我有幾位牧者朋友,當他生病,癌症到了第三期的時候, 他從神的領受是他有信心, 他單靠神的醫治,他對神還有這樣的依靠, 的確我認識有一兩位元朋友, 後來神就這樣醫治了他, 但是也有朋友同樣說我要靠信心,在病情初期的時候沒有去看醫生,有一位師母長了腦瘤,如果及早治療, 她應該是可以醫治的, 但是她說她要靠信心, 靠禱告,結果到最後眼睛瞎了,生命也沒有了,我們看到的是她的領受是這樣,她的結局是這樣,但是我們不曉得神的旨意是如何, 但是我個人來看神讓我們能夠在這個社會裏面, 有這樣的體制來保障我們, 不管是我們的退休基金或者是我們的醫療保險各方面, 都是神給我們的另外一種祝福, 我想我們就應該用感恩的心來領受。

問題六. 主耶穌明知道猶大要出賣他, 為什麼還揀選他做他的門徒呢?

我想從某一個程度來講這是神學上的問題, 牽涉到所謂的預定論,還有預知論, 現在神學方面也是有不同的說法, 這個猶大是被揀選的, 他只是很被動, 很無辜的成為這樣的一個角色, 所以有些比較新派自由派的神學說,我們反而要感謝猶大,因為沒有猶大來完成這樣的一個任務跟使命,耶穌就沒有辦法被釘在十字架上來完成這個救贖的使命, 所以有些人為猶大申冤,說猶大是很無辜的, 他只是神手中的一個棋子, 沒有自我選擇權,這像是一個宿命論, 他命定是這樣子,但是上帝又給我們每一個人有自由意志,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到底是猶大自己的選擇呢? 還是被貪婪蒙蔽了,結果選擇出賣耶穌這條路, 也許這是神所預定的, 所以他不得不走這一步,其實到現在我們不知道這答案,當然有些人認為這是猶大的本性, 他是很貪心的, 所以撒旦魔鬼就比較有機會來利用他做出賣的工作,我想事情既然是這樣的發生,也一定有上帝的旨意在當中,也許我們現在不能完全明白這事,我想我們就是接受這樣的事實存在就可以了。

問題七. 教會有一個姐妹的丈夫,常常醉酒後就家暴,這位姐妹想要離婚, 教會中有不同的看法, 請問牧師的看法如何?

我自己本身是做婚輔導的,有二、三十年的時間處理這些婚姻的問題, 特別是家暴的問題, 暴力的問題不是那麼容易回答, 不是一刀切下分開兩面, 清清楚楚, 因為這裏面包括了很多的處境 要去面對,去處理,就像現在常常面對的問題是基督徒可不可以離婚,離婚以後又怎麼辦, 面對家暴這個問題, 我們一般來講都先會輔導他們, 知道他們的狀況是如何, 如果家暴的問題非常非常的嚴重, 已經傷害到對方的身心靈, 甚至連生命都可能不保,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 她三天兩頭不斷的被家暴, 我們初期可以做的是幫助她逃離或者是避開,到一個庇護所裏面, 同時我們也要儘量來輔導那個家暴者, 但是從我過去的經驗是有些家暴者是非理性的或是有病的,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底下, 一時之間是沒有辦法馬上改變的, 這部份現在法律都已經介入, 所以現在世界各地都有家庭暴力防治法來保護被害人, 如果你是被害人,政府會介入把這個家暴的人移送法辦, 而且在法律上, 如果你是被害者, 你是可以訴請離婚的, 但是我們從信仰來看, 因為聖經告訴我們,婚姻是神所配合的人不可以分開, 就因為這一點, 就覺得我們打死都不能離婚, 現在在婚姻輔導的處境裏面, 也是分成兩派,有一派說你決不能離婚, 即使為此而犧牲生命,你還是不能違背這個信仰準則, 但是另外一派的說這並不是你的問題, 而是對方的問題, 那你的身體也是聖靈的殿, 是非常寶貴的,是神看為寶貴的, 如果犧牲在這樣的一個情況底下, 你是不是應該有一些選擇,在我寫的一本書裏面也探討這個問題,有一些教會的牧者告訴受害者, 他們絕對不可以離婚, 結果到最後他們的生命都沒有了, 在這情況下, 有些弟兄姊妹覺得牧師沒有好好的輔導, 只是拿了一個規條在那邊限制, 我的作法是先從法律上面來處理,我們如果不做處理的話,我們只是繼續容忍他的家暴的話, 我們也是姑息他, 縱容他成為一個犯罪的人, 對方被法律制裁而你也被法律保護, 你可以重新開始的時候,你可以離開這個人, 開始走一條新路,我想神也能夠明白你的處境。

問題八. 請問牧師為什麼在很多時候, 神好像沒有聽到我的禱告?

我想這個問題也是說神是不是與我們同在, 在我們困難的處境裏面,神是不是離開了我們,我們在探討苦難神學的時候,常常也會探討這個問題,為什麼得了癌症? 是不是上帝不愛我, 上帝離開了我? 我一直呼求神的意志,為什麼上帝一直沒有接到? 雖然我們禱告神沒有垂聽, 但是我們要知道聖經所說的“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 所以神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他的計畫, 我們所經歷的每一個腳步他都知道, 我們應該知道, 在我們的人生裏面,神並沒有允許說我們不會去碰到艱難跟苦難,我們在這世上一定會有苦難,包括這些因著罪惡帶來的生老病死, 這是必然的,所以當我們經歷這樣的苦難時, 我們像約伯一樣呼求神, 但是我們在那個苦難當中,神仍然是知道的而與我們同在,當我們在經歷的這個過程裏面, 我想我們可以像約伯一樣的體會 , 從疑惑當中, 我們聽聞神, 到經歷神, 祂是又真又活的神、這個經歷、掙扎、痛苦也是我們每個基督徒都可能會面對過的, 但是我想我們既然是相信神的人, 無論是在順境或逆境當中, 我們都相信神必與我們同在, 所以萬事互相效力, 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當我們有這樣的領受, 我們知道這個不如意的環境並不是我們所願意喜歡的環境, 但是既然有神的意念, 就讓我們帶著一個順服的心, 一步一步的在神的慈繩愛索帶領下我們來前進,來經歷祂的恩典。

(本篇完)

20191117 主持:馬國平弟兄|嘉賓:謝建國牧師 <
20191124 主持: 王競華兄|嘉賓: 劉仁欽牧師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