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廣播
回到圖書館
母慈女孝

我年輕時就患上嚴重的神經衰弱症,因為結婚後,丈夫先回美國工作,每月按時寄生活費養家。但當他母親過世後,繼而妹妹也不幸去世,他情緒受不住打擊,失業多時,音訊全無,我以為他不早在人間。我受此打擊,神經衰弱,天天打針吃藥,極為嚴重。解放後,丈夫聯繫到我們,先為我辦理來美。在鄉下出生的兩個女兒留在澳門教會學校寄宿,令我牽腸掛肚,滋味難受。來美後,又生了四個女兒,身體沒得休息。丈夫打餐館工,我在唐人街找到工作——串膠花,幾毫錢一小時,串到指頭流血,才賺得微薄。長期辛勞使得神經衰弱時好時壞。但中國人很願意為兒女付出,只要下一代好,一切都在所不計。

我在鄉下結婚時,丈夫已是天主教徒,來美後,我和女兒每星期日都去教會坐一小時,彌撒結束後就匆匆離開,丈夫更是沒時間去。一九九零年,葛培理牧師來長島佈道,我女兒帶我去聽。我越聽越覺得心中有很大平安,很舒服。有一晚,三女兒問我:「媽媽,你聽得懂嗎?你要相信耶穌嗎?」原來耶穌是獨一真神─上帝的兒子,上帝愛世人,比人間任何的愛都偉大,遠勝過父母對子女的愛。祂為了我們能享真福,竟然將自己的兒子耶穌犧牲了,差祂來到世間,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寶血,洗淨我們的罪。那晚我很感動,就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之後,我和女兒轉到基督教的禮拜堂敬拜上帝。我讀聖經後,漸漸明白耶穌在世的行事為人,祂的話語非常幫助安慰我。幾十年來,上帝祝福保守女兒們成長,而我都不知感恩。回首過去,我才明白耶穌實在幫助、扶持了我的家庭。

當我丈夫多年前去世後,五年之內,女兒又相繼出嫁和上大學,一個完整的家從此就沒有了,我開始過獨居的生活,仍住在唐人街。初時醫生還擔心我受不了,神經衰弱症會更嚴重,但事實卻相反,我有主耶穌時常陪伴我,星期日還有一位衣廠工友來帶我去教會。當我多讀上帝的話─聖經,我就越領悟真理,越覺得平靜有能力。雖然我沒有兒子,但我這六個女兒愛主又孝順,各人已成家立業。由於自小認識上帝,當她們有了兒女之後,都辭去工作,生活簡樸,節衣縮食,負起教育兒女的責任。現今世代邪惡,教育兒女的責任重大,非不得已最好不要托人看管。最要緊的是教導他們從小認識真神上帝,照聖經真理教導他們當走的路。我的女兒都送孩子上教會主日學,全家敬拜上帝。他們非常孝順,甚至合僱管家來為我打掃、洗衣、買菜。

我也學著不要太想過去,多體恤下一代,體諒他們工作、上課的辛苦,天天多與主耶穌講話,為兒孫祈禱,求上帝保守看顧他們。我的三女兒雖也有神經衰弱症,但她很堅強,凡事依靠上帝克服困難,她的經歷也幫助了很多人。

人實在不懂得甚麼是愛,我們疼愛自己的兒女,也要懂得怎樣去愛,才不會驕縱他們。聖經有很多的教導,使我明白「神就是愛」,特別是聖經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使我受益良多:
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
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
願天下為人父母者,也享受上帝的愛,以上帝的愛教育在美國長大的孩子們,敬畏真神上帝,孝敬長輩,在社會上作中流抵柱,全家蒙福。

本文錄自台山話真人故事「母慈女孝」,歡迎您與親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