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廣播
回到圖書館
雙重醫治

我相信很多人比我在社會上更有成就,但有了成就仍得不到滿足,我個人的經驗就是如此。

我在香港長大,在學校裏樣樣勝過別人。在加州大學取得學士後,又得到獎學金在加拿大完成醫學博士,之後又唸了一個哲學博士。我在加州開醫務所,短短兩三年間,發展到十幾個職員,三個醫生的規模。當事業發達,收入增高,生活豪華時,我用盡一切手段和才能,進入一間猶太醫院做醫生,三、四年間便成為醫院裡的領袖,也是醫生社團的會長。當時我才三十七歲,便沾沾自喜,滿有自信,覺得自己就是主宰。但想想,我的住屋豪華,有游泳池、網球場,一天到晚也不過坐在十二平方呎的書房裡、睡一張床位而已,如果物質東西不能給我的人生帶來真正的價值和滿足,為什麼我還要追求下去呢?

我的太太提議我放長假休息。我便利用假期讀了很多文史、詩詞、哲學,又專研音樂、藝術,希望這些精神活動可以滿足我,但我發現那些文學家、音樂家們,也在尋求人生的意義。我頹喪到求助於心理醫生,一年多的治療,也沒有結果,甚至曾想或者死是真正的了結。我常在上班的車上,眼淚就不其然流下來,覺得自己好像坐在快速的單行道火車,不能回頭,但是它帶我去的地方,卻是我不願去的。我就這樣痛苦掙扎,希望能找到一條出路。

我有三個中學的基督徒同學,後來都從醫學院畢業。與我不同的是,他們事業成功後,一個到神學院教書,一個做社會工作,一個做宣教士,他們物質生活很平凡,卻活得很開心。他們的生命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平安喜樂和充實,是我沒有的。反觀我自己雖然什麼都有,卻痛苦失落,想盡快結束自己的生命。

有天我突然發現腹部有硬塊,經過切片檢查,確定是末期肝癌,且已擴散到整個腹部。這晴天霹靂,使我的生命突然間就面臨死亡。我反省過去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和權力慾,忽略了太太和孩子,現在已經太遲了,我終於了解到,我的生命不在我手中,我也不是生命的主宰.....。

我記起一位在香港認識的牧師,就打電話把痛苦和絕望告訴他,他安慰我,給我提議:要先與真神上帝和好、再與太太和好、與孩子和好。我放下電話後再也無法掙扎,於是我跪下祈禱,說:「上帝啊,我雖年少時曾認識你,但過去二十年我離你太遠了,感覺不到你的存在。如今我到了生命的盡頭,人生已絕望,求你赦免我敬拜物質世界的罪,求你再進入我的心。」禱告後,很奇怪的,原來的痛苦絕望一掃而空,代之而來的是難以形容的喜樂、平安和滿足。我馬上跳起來,去向太太道歉,提醒她也要與上帝和好。我們一齊祈禱後,又叫醒三個孩子,告訴他們有一位真神上帝,祂愛我們,只因我們犯了罪,遠離了祂,與祂隔絕。上帝派祂的獨生子耶穌來到世界,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只要我們認自己的罪,接受耶穌作我們的救主,我們便能重新與上帝和好。於是他們與我一起祈禱,都接受耶穌,成為上帝的兒女。

我還記得十歲的小女兒對我說,爸爸您去動手術吧,上帝一定會保護您的。當時我很受鼓勵,決定到加州大學動手術,很多基督徒都為我祈禱。奇妙的是,當他們打開我的肚子時,幾天前電腦才掃瞄到的擴散全不見了,而原來被六七位病理專家診斷為毒瘤的,經化驗竟然是良性的!醫生無法解釋,「 就像有人將它改了!」送到華盛頓再化驗,結果仍然一樣。我自己是醫生,瞭解病情始末,只能說這實在是神蹟!其實更大的神蹟是,上帝不但醫治我身體的病,也醫治了我心靈的病。

今日我明白了聖經所說的,只要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我們日用所需的,祂都會加給我們。我不需要在這世界打滾,物質不能滿足人心,像我以前,愈有錢就愈失落。我已得到上帝要給人類最大的福份 ——平安、喜樂和滿足。

朋友,我希望上帝在我身上和我家庭所作的,能幫助您思想您的生命目標。您人生的一切問題,在耶穌基督裡都能找到答案。因為祂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祂是宇宙萬物的創造者,也是生命的源頭,祂才是您生命真正的主宰。

本文取材自許志偉醫生的見證「雙重醫治」,歡迎你與親友分享。